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食品资讯

商务部酝酿奶粉进药店 京苏先试点

时间:2013-08-15 09:02:5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通过药店渠道销售奶粉的模式将引入中国。

  “希望从8月14日开始,中国奶粉业能翻开新的一页。”

  当日,由商务部下属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国际品牌管理中心召开的“奶粉进药店座谈会”上,中心主任许京表示,希望在奶粉行业特殊时期能够带来正能量。

  被召集来座谈的包括雀巢、多美滋、美赞臣、惠氏、雅培、伊利、圣元、贝因美等奶粉品牌企业代表,也有华润、金象、嘉事堂、国药等知名药品连锁企业代表。

  当天的会议目标是,通过集中采购、统一配送、营销的模式,将奶粉引入药店销售。

  根据前期小范围征求奶粉企业和药店意见,计划从2013年到2015年的两年半时间内,完成初步奶粉进药店发展三个阶段:

  从今年10月份到春节,完成北京和江苏试点,其中北京将有20家药店设奶粉专柜;春节过后,在试点的基础上,选择一百个消费能力强的城市扩大试点,完成一万家店的投放;到2015年,再投放一万家,扩大到四百个城市。

  “希望在两年半的时间能达到20%的市场占有率,也就是说以七百亿市场来计算,我们占到150亿这样一个份额。”许京表示。

  “ATM”卖奶粉

  目前国内奶粉销售主要有三个渠道:超市、母婴店和网络,而欧美等国家的奶粉主要在药店销售,从国外经验来看,药店系统是管理最严、质量与安全最有保障的地方。

  以香港为例,市场上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大约有60%通过药店渠道销售。

  作为快销品,奶粉与药店出售的一般药品,在管理理念、配送、返点方式都不相同。据介绍,进入药店的奶粉将由国际品牌管理中心统一采购、配送,由机器完成终端销售。对于集中采购,国际品牌管理中心表示,在依法合规、公平竞争的前提下,组成战略联盟,开展采购、营销等方面合作。

  试点进入药店的奶粉,采用自动化售货机作为终端,消费者购买完成后会自动关闭,借鉴了ATM模式。

  “假钞是很难混进ATM机的,所以这一道把关很严格,由采购方首先保障奶粉来源,再加上配送方,销售全部由机器统一管控,包括药店的管理人员都碰不到货。”许京介绍。

  来自商务部门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拥有大约42万家药店,其中通过连锁模式运营的约15万家,成规模化的约有5万家,网点分布均匀,覆盖面广,具备婴幼儿配方奶粉销售的先决条件。

  这个项目的自助售卖机运营商为友宝公司,运作着目前国内最大的联网自动售货机系统,据友宝的负责人李新阳介绍,目前该公司在35个省市运营着3.5万台售货机的网络,每天有近百万件商品售卖,这些商品什么时候放进售货机,什么时候出售货机,都有数据记录。

  据了解,投放药店的自动售货机由日本企业生产,为了减轻药房的负担,采用6.5%年息融资租赁的方式进驻药店,小型药店可以一机多品牌。

  来自嘉事堂公司的药店代表表示,前一段的奶粉事件,需要我们考虑如何重塑国人对奶粉的信心。这种自动贩售机在药店销售的模式,从前段采购,以医药物流来管理控制质量,可以让老百姓有一种新的选择。

  低毛利、长账期

  药店传统经营模式中,通常要求较高的扣点分账,这对奶粉品牌来说很难承受。

  来自奶粉企业雅培的负责人表示,前期与多方药店的接触中,发现奶粉毛利率远低于保健品和药品,快速的流转加上渠道各个环节,低利润会影响奶粉能否进入药店。

  对于低利润的问题,许京回应称,比如燕窝这种高利润的东西,号称八万块钱一斤的,通过集中采购八千人民币就能买到,通过高毛利的产品,给合作的药店做更多的补偿,各方不仅不会形成冲突,而是会形成一个最大的利益点。

  华润全新大药房副总经理戴琼表示,毛利低的问题可以在启动合作以后慢慢来解决,北京最主要的几大连锁店,还有最好的单体店也都参加了,只要大家都觉得这件事情是个好事,可以一边做一边解决。

  在她看来,低毛利率的问题可以首先把特殊配方奶粉引入药房,让它突出专业,这部分虽然利薄,但是可以走量。第二,负责物流配送和采购的品牌管理中心,可以返点给药房,这也是一个利润来源。

  奶粉企业反映,第二个挑战是奶粉购买的频次较高,而药店往往有很长的账期,对于出货量不大的小型企业来说,难以承受。

  来自浦发银行的负责人表示,采购平台起到的作用就可以解决账期,如果药店账期过长,可以通过银行做融资安排,只不过是融资成本谁来支付的问题。

  许京表示,会整合金融资源,为上下游企业的发展提供有效的金融支撑,缩短账期、资金流转周期,奶粉的账期会从一般的半年缩短为一个月。

  三重质检

  来自多美滋负责渠道的负责人表示,消费者之所以到欧洲会首选药店去购买奶粉,主要是质量保证、方便、性价比、专业。在封闭的模式下,奶粉质量的管控甚至可以超过其他发达国家的药店的模式,其实在欧洲很多药店出售的奶粉仍然按照一般的渠道供货。

  “国外的进口奶粉在过去几年出现了突发性的增长,无论是通过保税区的合法业务,还是通过所谓代购灰色入境,奶粉进口的规模爆发式地增加,这反映出消费者最关心的还是安全的问题。”主做国际综合性物流的中外运负责人表示。

  作为第三方检验鉴定的中检集团负责人表示,他们现在已经建立了一整套追溯体系,以奶粉为例,从奶源一直到最后的消费者,可以在整个封闭的链条上实现可追溯。

  即便是新西兰恒天然这样的全球性公司,依然会出现出品“毒奶粉”事件,显然,仅有追溯体系是不够的,仍然需要从源头上解决问题。

  据介绍,由国际品牌管理中心统一采购的奶粉,将经历来源国、第三方国际机构以及国内检测机构三重监测。每个品类的奶粉进行三重监测,注定成本不菲,项目运营方希望通过把市场做大,摊薄这部分费用。

  据悉,下一阶段国际品牌管理中心将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建议,希望能够在可追溯上得到更进一步的支持,可追溯作为民生工程,成本不应该由消费者来承担。

  “我们一直在寻找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对于奶粉这样特殊的产品,前端必须用市场化手段解决,后面需要政府推动。”许京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