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吃文化

秋高气爽重阳日 登高饮菊话习俗

时间:2012-10-29 13:26:31 来源:

“中秋才过近重阳,又见花糕各处忙。”在金色的秋天,我国有两个重要的传统节日,一个是中秋节,一个是重阳节。重阳节也叫重九节,因为正值农历九月九日,二九相重,日月并应。古时,人们把“九”作为阳数,“六”代表阴数,所以又称重阳节。三国•魏曹丕在《九日与钟繇书》中说:“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

   相传东汉时期,汝河有个瘟魔,危害一方百姓。有个名叫恒景的青年,决心为民除魔,于是遍访高山名士,终于拜了一位仙长为师,苦练降妖本领。这一天仙长对恒景说:你技艺已成,明天是九月初九,瘟魔又来作怪,你这就回家去为民除害吧。初九早晨,恒景回到家乡,照仙长的吩咐将乡亲们领到附近山上,并把仙长赠予的茱萸叶和菊花酒分给众人。中午时分,瘟魔冲出汝河,被茱萸和菊花的香气摄住,恒景手执降妖剑几个回合就杀死了瘟魔。从此,九月初九登高避疫的习俗便年复一年地传了下来。

    在《易经》中,九是阳数,九月初九两九相重,故称重阳。据史料记载,魏晋时期就有了重阳饮酒赏菊的习俗,到了唐代,重阳被正式定为民间节日。明代,更有了官民登高并且食重阳糕的风俗,不过民俗常因地区与时令的不同而具有多元性的意义。重阳节时有出游登高、插茱萸、放风筝、赏菊、饮菊花酒、吃重阳糕等习俗。

  古时人们登高,还要佩茱萸,饮菊花酒。杜甫有“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唐代诗人郭元振也有“避恶茱萸囊,延年菊花酒”之句。王维在《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七绝中吟道: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此诗把佳节思亲的心境写尽了,堪称千古佳句。“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千百年来,使人们为重阳节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佳作。

  茱萸本身是一味中药,全名为吴茱萸,为芸香科常绿灌木或小乔木,果实扁圆形,约有一分大,绿色或绿褐色。农历九月成熟,熟后紫红色,带有浓郁的香气。吴茱萸的果实、叶、根均可入药,有温中止痛,理气止呕功效,是中医治疗胃病、腹痛、疝气痛、霍乱转筋,以及湿气、头风、口疮等的常用药。我国使用茱萸防病祛病的历史极为悠久,《淮南万华术》上载:叶落井“井上宜种茱萸,中,人饮其水无瘟疫。”《五行志》上也说:“舍东种白杨、茱萸,增年除害。”这些说法有无科学道理呢?有!现代药理学研究完全证实了这一点。据有关实验证实,吴茱萸煎剂对霍乱弧菌确有很强的抑菌作用。吴茱萸与抗生素配合使用,对许多种细菌性感染、腹泻都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实验还证明,吴茱萸对十多种皮肤真菌有较强的抑制作用。近年来,临床上使用吴茱萸软膏治疗湿疹、神经性皮炎、黄水疮等都收到了满意疗效。吴茱萸内的生物碱不仅镇痛,而且还能加强肾上腺素的作用,可使小肠平滑肌松弛达到温中止痛效果。吴茱萸次碱的分解物芸香碱还有较强的刺激子宫收缩功能。据报道,将吴茱萸用醋调后敷在足心,还有明显的降低血压功效。吴茱萸的根还能驱治蛔虫、蛲虫。由于祖国医学把能够致病的诸多因素统称为“病邪”,所以,古时人们称茱萸为“辟邪翁”。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重阳赏菊,饮菊花酒给佳节增添了无限情趣。人们爱菊不仅是因为“寒花开已尽,菊蕊独迎枝”。菊花除了具有观赏价值外还能“服之轻身耐老”,除疾去病。汉武帝时,宫廷中每逢重阳必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汉•应劭《风俗通义》中载:古时河南郦县的甘谷村庄,山上遍生大菊花。菊花落在山泉小溪,使水充满了菊花的清香,谷中30多户人家由于饮用菊花水,成了“长寿谷”。长寿者一百二三十岁,中寿者百余岁,下寿者也七八十岁。这与菊花的延年益寿之功有一定的关系。菊花药性甘寒微苦,有疏风除病、养肝明目、消炎解毒之功。菊花里含有菊苷、腺嘌呤、胆碱、氨基酸、黄酮等,对许多化脓性球菌、大肠杆菌有抑制作用。近年来又发现菊花有扩张血管的功能,可以降血压,对冠心病也有一定疗效。此外,菊花还可以食用,李时珍在《本草纲目》“其苗中说:可蔬,叶可啜,根实可药,囊之可枕,酿之可饮。”汉•刘歆《西京杂记》中说:并采茎叶杂“菊花舒时,蜀米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故谓菊花酒。”重阳佳节,赏菊花饮菊花酒,不仅妙趣横生,而且还有保健作用。

  重阳这天,人们还有吃“重阳糕”的习俗,“糕”和“高”同音,吃糕是取“步步登高”、“吉祥如意”之意。魏晋时已有吃花糕的风尚,唐代更是盛行。唐代诗人宋子京有诗说:“刘郎不敢提糕字,虚负诗中一世豪。”刘郎即诗人刘禹锡,他在重阳诗中有意避开了“糕”字,招来宋子京的一场评论。《唐六典》已有“九日麻葛糕”的记载。到了宋代,重阳糕的款式花样已很别致新颖。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说:“前一二日,各以粉面蒸糕遗送,上插剪采小旗,掺丁果实,如石榴子、栗子黄、银杏、松子肉之类。又以粉作狮子蛮王之状置于糕上,谓蛮狮。”南宋时的《武林旧事》“各以中载:糕为馈,以糖肉秫面杂糅为之,上缕肉丝鸭饼,缀以榴颗,标以采旗。又作蛮王狮子于上,又糜栗为屑,合以蜂蜜,印花脱饼,以为果饵。”明清时“京师重阳节花糕极胜。有油糖果炉做者,有发面垒果蒸成者,有江米黄米捣成者,皆剪五采旗以为标帜。”

   吃糍耙,是我国西南地区重阳佳节的又一食俗。糍耙分为软甜、硬咸两种。其做法是将洗净的糯米下到开水锅里,一沸即捞,上笼蒸熟,再放臼里捣烂,揉搓成团即可。食用时,把芝麻炒熟,捣成细末,把糍耙团搓成条,揪成小块,拌上芝麻、白糖等。其味香甜适口,称为“软糍耙”(温食最佳)。硬糍耙又称“油糍耙”,做法是糯米蒸熟后不捣烂,放在案上搓成团,擀开后放些食盐和花椒粉做成“馅芯”,再卷条切片,再入油锅中炸制,成色金黄美观,咸麻香脆,回味无穷。

    吃柿子,也是重阳节一大食俗,在我国民间还有一种传说。据《奇园奇所奇》中介绍:有一年,明太祖朱元璋微服出城私访,这一天正值重阳节。他已经一天未食,感到饥饿口渴,当行至剩柴村时,只见家家墙倒树凋,均为兵火所烧,朱元璋暗自悲叹,举目环视,唯有东北隅有一树柿子正熟,遂采摘食之,约食了10枚便饱腹,又惆怅久之而去。乙未夏,太祖攻采石(今安徽马鞍山市采石矶),取太平(今安徽太平县),道经于此,柿树犹存,便将以前微服私访在此食柿的事告于侍臣,并下旨:“封柿为凌霜侯,令天下人在重阳节均食柿子,以示纪念。“

    重阳佳节正值九月,秋菊飘香,螃蟹膏黄美味,肉质细嫩,正是食蟹的大好季节。古人有诗云:“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宋代诗人梅尧臣有诗赞蟹:“樽前已夺螃蟹味,当日莼羹枉对人。”所以时至今日,阳澄湖的清蒸大闸蟹闻名中外,在港澳台各家大餐馆里,均被列为九月时令佳肴,极享盛誉。难怪著名学者章太炎和其夫人曾卜居吴中,啖蟹之余,夫人汤国梨女士曾吟诗曰:”不是阳澄湖蟹好,人生何必住苏州。”古往今来,许多文人墨客啖蟹、品蟹、画蟹,为后人留下许多轶闻雅事,为人们啖蟹平添几分韵味。

    放纸鹞是惠州过重阳节的主要习俗。换句话说,惠州民间过重阳节是以放纸鹞为主要特征的。此习,除惠州流传的民谣中有叙述以外,光绪《惠州府志》亦有记述。  纸鹞亦现在的风筝。风筝是五代以后的称谓,五代之前,北方习惯称“纸鸢”,南方则多叫“鹞子”,惠州的“纸鹞”称谓很明显的是保留了五代以前的古老名称,且有“南北混合”的味道。



上一篇:上海小吃        下一篇:中国烧烤文化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