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吃趣闻

哥大门口的西北小吃

时间:2013-08-30 09:24:39 来源:中国科学报

  在美国的常青藤盟校,要看到一些来自中国的名人红人,并不是难事。记得2007年夏我到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在一个门口就碰到过一位之前在CCTV某栏目上经常露面的主持人。6年过去,8月初,我再次到纽约造访哥大,其中有一个想法是希望见到一位网络名人——他,就是在哥伦比亚大学门口卖西北小吃的老谢。

  今年6月中旬,美国纽约网友“排长卫华”发了一则微博称,来自河南洛阳的谢云峰只能听懂one、two、three,连four都听不懂,但是这不妨碍他在哥伦比亚大学(位于纽约曼哈顿)门前做摊车小贩,卖肉夹馍、凉皮之类,生意好时一天有七八百美元的收入。同时,该微博还配发了一张图片,链接了一篇名为《美国的街头小贩如何生存》的文章,讲述了不懂英文的洛阳人谢云峰在哥大校门前做摊贩的曲折故事。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则短短的微博,立刻引发了新媒体以及传统媒体的跟进,老谢的故事顷刻间传遍了中国,也在美国华人圈和留学生中流传。当然,媒体聚焦在两点,一是老谢一天可以挣七八百美元,算下来,月收入超两万,自然吸引人的目光;二是像这样的街头摊贩,美国是如何管理的。有很多媒体对于后者作了深入报道;而关于前者,老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予以否认,称生意好时一天可以挣七八百,并不是天天如此,而且他现在还处于借债经营阶段,因此并不是像媒体所报道的那样风光。

  到哥大拜访结束已是中午,我和朋友便去找一找老谢。从正对着W 116大街的哥大西门右转向北走,就是百老汇大街。谁知,没走几步路,就看到有两辆餐车。稍远处的一辆上面隐约可见有红色的中文字迹。车前站了大约有七八个人在等候。再走近一看,确实是汉字。这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目标。

  请朋友先去排队,我则围绕着这辆餐车仔细打量。这是那种在美国各大城市人口集中的区域随处可见的银色快餐车。餐车长方体,看上去是铝制的,里面空间很小,也就容得下两三个人。

  餐车面朝人行道的正面以及两侧都贴有菜单。菜单很简单,上面一行写有:中国西北名吃,右边是英文。主菜单上,仅只简单地列有编号,然后对应不同编号的有:鸡肉、牛肉、羊肉,实际上是鸡肉串、牛肉串和羊肉串;第二类食品有:牛肉盖饭、鸡肉盖饭,更有卤面、凉皮和胡辣汤;第三类包括:肉夹馍、酸辣汤、烩菜等。菜单上列有食物价格,有1美元的、2美元的、3美元的,最贵的也就5美元。菜单上还附图片,有肉夹馍、胡辣汤、饺子等,全都是小吃和快餐式的中餐。

  排队的人虽然可能大部分都来自中国,但也有外国人。在近处看到与说英语者交流时,知道微博说老谢只会说英语的1、2、3,连4都不会说,显然是夸张了些。他应该听得懂最基本的英文,知道对方要什么。当然,我也看到,更深入地交流时,老谢是需要翻译帮助的。

  我透过餐车不大的窗口看到了老谢,餐车里就他一个人。老谢体格瘦瘦的,身穿一件黑色T恤,头带一顶军绿色的长舌旅游帽,从露出的鬓发看,两边已经花白。但在询问人们点什么菜时,和向客人递上饭菜并找零的时候,他总是面带和蔼的微笑。

  轮到我们时,我们先点了自己要的东西,然后我问道:“请问,您是老谢吗?”他一边开始忙碌,一边回头笑说:“是啊。”我笑笑说:“您好!我跟您是老乡啊!”他笑着问我是哪里的,并介绍说自己是孟津的。我告诉他:“您现在在中国和华人圈中很有名啊。”他憨厚地对我笑了笑。我介绍说自己来自波士顿,这次来纽约和哥大,想看看老乡。老谢说,来了美国两年,他还没回过国,现在在这里还可以。我们点的有凉皮、卤面、羊肉串、肉夹馍。说话间我又要了两瓶可乐。他转身透过窗户,朝着车后面的一辆车中的人说了声:“拿瓶可乐!”我隐约听出,是地地道道的洛阳话!说话间,从餐车后面走过来一个小伙子,把两瓶可乐放到了餐车上。

  我和朋友大概算了下,我们点餐约在17美元左右。等到他把食物交给我的时候,我递上了20美元。他对我说:“一共16美元。”收好20元钱后,老谢从里面拿出一张5美元的纸币,笑着对我们说:“收你15美元。”看到他真诚的笑脸,我知道他是在照顾老乡,我笑笑说:“那可不行,您不用找了,谢谢您!”说完,我和朋友拿起食物包装盒,转身对着老谢挥手作别。

  短短的聊天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老谢的微笑和他的善良。但凡与人对视和问答时,他总是面带微笑。他在忙碌的时候,允许我为他拍了几张照片,照片上的他依旧带着善良的微笑。但因为没有来得及征求他的意见我们就走了,因此现在文章中所附录的,只能是我远远地为他的餐车所拍摄的照片。

  印象深刻的还有老谢那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据报道说他才40多岁,在农村,这样的年纪可能已经当上爷爷了,也会被人认为是老人了,而在大都市生活中,他看上去还是挺辛苦的。很多关于他的传说,其实都是传说而已。

  从纽约回到波士顿,我听到了来自哥大的一位朋友所讲述的另一个故事:在离老谢的餐车不远处也有一个卖快餐的人,来自巴基斯坦。他在印度读研究生,念国际关系专业,后来到了美国,由于找不到工作,便改卖快餐,而且一卖就是6年。他的梦想是把这几年赚的钱,用作将来在美国读一个国际关系的博士生。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老谢。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抑或是在世界的其他任何地方,大家都在以各自的方式,忙忙碌碌地奔波着,为自己的未来,为自己的家人,为自己的梦想,这——就是生活。



上一篇:宫廷奢侈美食 小吃的小秘闻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