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吃趣闻

《城南旧事》中的小吃

时间:2013-01-04 09:41:37 来源:互联网

 驴打滚儿的做法有些类似于厦门的糍粑或成都的三大炮,不过通常多了些粗狂实诚,少了些精致细腻。

  ■崔岱远(作家)

  一般来说,小吃的名称或者得名于它的形状或者源自它的食材,像豌豆黄、糖耳朵、豆腐脑等等。不过也有例外,就比如驴打滚儿,如果以为它是用驴肉做的那可就闹笑话了。

  驴打滚儿原本是关外满族人的干粮,大名称作豆面糕。仅仅由于这种小吃外面裹着一层豆面粉,让人联想起在地上撒欢打滚儿后沾了一身黄土的小毛驴,所以不知是谁送了个昵称叫“驴打滚儿”。这个诙谐幽默的“雅号”朗朗上口,日久天长竟然代替了它的大名。

  驴打滚儿起源于热河一带,吃起来香、甜、黏、软,就连掉光了牙的老人也能照吃不误。做成一块一块的驴打滚儿方便携带,而且特别顶时候,非常适合狩猎和征战的路上吃,深受八旗兵丁的青睐。后来清朝进了关,也就把它带进了北京城,古老的干粮渐渐衍化成了特色小吃。而那些支起木架子摆上方木盘子,掀起盖布,给大人孩子们切驴打滚儿的小贩也成了旧日京城里街头巷尾大槐树底下的风景。

  原籍台湾省苗栗县的著名作家林海音女士从五岁跟随父母来到北京南城,在这里读书、生活、成家、工作,直到三十岁怀着对古都永久的眷恋返回台湾。然而,她永远也忘不了古城里的冬阳、童年、骆驼队,更忘不了香喷喷的驴打滚儿。以至于把这朴素的小吃连同小英子的明眸、宋妈的顽强一起写成精致的短篇《驴打滚儿》,并且收入在名著《城南旧事》里。那清丽的文字、温婉的风韵深深影响了海峡两岸几代人。据《林海音传》记述,《驴打滚儿》也是身为辽宁人的著名学者齐邦媛教授最喜欢的一篇。齐教授把它翻译成英文“Donkey Rolls”传播了全世界。

  与驴打滚儿有不解之缘的作家还有赵树理。他把自己的创作过程比作驴打滚儿,在他看来,干活累了以后像驴子那样在太阳地里转上几圈,懒洋洋地躺倒在干地上,美美地打个滚儿,好舒服呀!歇上一会儿,浑身上下一抖擞,鼓着肚皮“胡呵胡呵”一叫唤,又精神了,干起活来又是一身劲了。或许这种享受也恰恰是饿了以后吃个驴打滚儿的体验吧?所以这个土得掉渣儿的名字才魅力独具。

  驴打滚儿的做法有些类似于厦门的糍粑或成都的三大炮,不过通常多了些粗狂实诚,少了些精致细腻。按照《城南旧事》里的记述,是“把黄米面蒸熟了,包上黑糖,再在绿豆粉里滚一滚”。也许是因为黄米面产量低,已经很少见了。现在通常是用江米浸泡后蒸透放凉,捣烂后擀成薄片裹上红豆沙,然后在黄豆面里滚一滚,切成小块儿。看上去金黄的豆面里一圈乳白一圈棕红,咬上一口,绵软黏香里倒也洋溢着一股炒黄豆特有的香气。

  现在很多小吃店里都卖驴打滚儿,只是个头儿太大,饭量小的人吃上这么个大黏米坨儿再想吃别的就吃不下了。其实人们喜欢吃的东西往往没吃够最好,让人一下吃撑了难免会腻。何必不做小一点呢?我有一次跟旅游卫视去护国寺小吃店拍节目,人家特意给端上来一盘驴打滚儿,大拇指粗细,小巧玲珑,层次分明。我才知道驴打滚儿也能做得这么秀气可爱。据说,1999年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这里预订了100个“驴打滚儿”,端上了新加坡的国宴。



上一篇:台湾特色小吃        下一篇:北京著名小吃“爆肚冯”